中赢网,有我中国赢!
军事频道
当前位置: 中赢网 » 军事频道 » 大话兵器

锋利的日本刀

  出口主力归出口主力,不见得代表日本刀真的那么棒,在下看过Discovery、也看过NHK、学研、河出书房的书,甚至自己拿过刀,结果得到的结论是:外国人都认为日本刀很好用、非常赞,但是日本人(尤其是懂剑道、居合道的人)却多半不赞同这个意见,而会认为武士刀是一种“观赏价值大于实用价值”的武器,至于没有什么武术修为的在下,当时试用过之后,只觉“原来实际威力不过如此尔尔”,真是标准的“见面不如闻名”。(要说好用,个人认为沙西米刀或开山刀都还比武士刀好用,经过同一人测试后,发觉武士刀根本是以重量取胜,扣除了那可怕的重量因素的话,三者的破坏力差不了太多,而且武士刀的保养手续非常麻烦,坦白讲,在下认为这是“观用兵器”。)个人使用经验+书本归结结论:

  1.日本刀本身材质偏软(Discovery也做出同一结论),可能有“防止折断”的弹性,但是刀锋非常容易缺口。

  2.真正的高手都知道:武士刀杀伤力最强的部分,在刀锋前端五公分那一带,(即“弯刀尖端”,武士刀威力最强的部分就在那里)但是在连砍带劈的时候,不可能只靠那五公分杀敌,有时使用者会用后端刀锋(接近刀柄处)砍,不过越接近刀柄,避震力越差,短时间使用也就算了,长时间使用的话,不是缺口、就是刀子断掉。

  3.事实上,武士刀的“斩れ味”的确相当好,(国宝“童子切安纲”曾经创下“一刀斩断六具人体”的纪录)但是要发挥最大的斩れ味,需要有一定的剑术造诣,不是每个人随便拿起武士刀乱挥就可以斩断六具人体的。

  有经验的人在斩击时会避开人体的骨头,但是乱战中,有经验的人在斩击时会避开人体的骨头,但是乱战中,根本没有那个时间让使用者考虑“我这刀下去会不会砍到骨头”。(大太刀=野太刀的一种,但野太刀不完全等于大太刀,在一些刀剑专书里头,似乎不喜欢使用野太刀这个名词,不知是何因由?)俗称的 “野太刀”的长度有时会更长(在下看过的最高纪录:180公分),不过这种武器非得双手使用不可,而且必须“背在背后”而非“挂在腰际”。这种刀威力高不高是见仁见智,不过在下可以肯定的是:这种武器顶多只能在平地上使用,绝对不适合在马背上用。以在下这种身材(160公分,以战国平均水准算稍高)而言,在“从背上拔出一般打刀(六十公分)”时,就已经差点砍到自己了,(在下当天拔刀时拔得卡卡作响,武士刀的主人被在下吓出一身冷汗)要骑在马背上(多少会有震动)、从背上拔出“野太刀”,这恐怕会更危险。在下之前曾经问过同一个问题(当时没考虑到弓长问题,倒是对方主动提到),结果得到的回答是:日本人握弓的位置颇低(弓总长三分之二处),而不是正中央,因此虽说弓身较长,只要经过一定的练习,在马背上左右开弓不是不可能。(当时本来想请他实地演练,但是一时之间找不到迷你马,因此只好委屈他一点、请他骑在五层跳箱上头演练,结果“左右开弓”成功,只是姿势看来极为难看就是了......-_-;)在下之前在文章里头也提过:西方人多半对武士刀赞誉有加, Discovery的节目就是基于这个观点作出来的东西,但是事实上,不论是看过往可考的维修记录、武士刀本身的结构,或者是在下自己拿刀的实验结果,在下很难认同这个意见。或许武士刀的刀锋部分当得起这个评语,但是这跟整把武士刀好不好用没有绝对关系。只要看过武士刀照片的人多半都知道:武士刀的刀柄是可以拆卸的,但是只要刀柄里头的钉子(木制,在下一时忘记那根钉子的正式称呼)断掉,整把刀会当场解体,除非使用者抱着手指断了也无所谓的觉悟,否则根本无法使用。而很不幸的,在斩击的时候,刀柄必然必须承受某种程度的反冲力,钉子自然也容易受到震动而损坏,因此如果使用者不太会用刀、不懂得怎么把冲击力分散到刀柄以外的地方的话,可能砍不到十分钟,那根钉子就会宣告阵亡。

  而且根据成濑关次(刀剑修复家,在中日战争时,曾前往前线修刀)的纪录,日本刀“非常容易受损,且保存不易”:拿武士刀去砍石头、砍铁甲等较坚硬的东西的话,武士刀的刀锋多半会当场出现缺口;(打仗的时候,砍到石头的机率可能不高,但是砍到铁甲的机率可就很高了)而且因为武士刀刀身很有韧性,刀刃不会因此马上断成两截,而是当场弯掉,不过不论怎么说,一把“已经缺口+弯掉”的武士刀,在实战上能发挥多少威力?恐怕也是个很大的问题。中国精品刀剑网--www.zglqbj.com(中国龙泉宝剑)★编

  除此之外,由于日本刀本身容易锈蚀,必须常常上油保养,甚至每隔几天就必须完全拆解、上油整理一次,(一直到现在都是如此,只要家里头有搜藏昂贵日本刀的人都知道:如果想维持这把刀的价值,大概就得每两三天拿出来上油、察看状况一次,如果懒得上油的话,那把刀大概必须储存在可以控制温度、湿度的环境,不然武士刀会很容易生锈、甚至损毁。)要是不这么做的话,武士刀本身的强度会受到影响,甚至可能会“生锈生到拔不出来”(成濑关次修理过这样的刀)。

  关于得不得心应手这个问题,恐怕是见仁见智。在下自己拿武士刀真刀(江户时期作品,总重量4.57公斤)试砍过原木茶几,(在下160公分、 52公斤,身材跟战国时代的武士差不了太多)坦白说:扣除武士刀本身的“重量因素”不提的话,武士刀的表现实在不算很好,在下拿武士刀可以砍下茶几一角,但是在下拿西瓜刀、沙西米刀(当然要磨利),照样可以把原木茶几砍缺一角。而且在砍的时候,在下反倒觉得有弯度的武士刀用来不是很顺手,(要挥武士刀,不是双手动一动就可以的,如果不配上步伐的话,根本无法挥刀,整个人会被武士刀拖着跑。)砍下去的时候往往跟自己原本瞄准的目标不同、会砍到不太正确的地方。如果以“折断率”来做基准的话,武士刀当然比西洋剑优秀,因为武士刀只会“弯”、不会“断”,而就算承受极大的冲击力,武士刀的刀柄里那根钉子也会身先士卒的断掉、再怎么断也断不到武士刀刀身。但是一把弯掉的刀、或者是一把没有刀柄的刀能不能够继续拿来战斗?这恐怕有很大的问题。更何况武士刀不但会弯、还会缺口,砍到最后,武士刀就算没有弯,大概也已经砍得跟锯子差不多了,(如果有兴趣的话,建议各位可以去找找看“池田屋事件”后的刀拓,在下以前看过一次:真的很可怕,武士刀竟然被砍出那么多缺口,看起来比锯子还要像锯子......)在这种情况下,武士刀没断是一回事,有没有办法继续战斗又是一回事。所以武士刀本身的韧度的确值得赞赏,但是只凭这一点,是不是就可以让我们断定武士刀是“冷兵器的终极兵器”?在下个人持保留态度。

  根据日本刀剑鉴赏家的说法,足利义辉在遭到三好、松永军围攻时,把所有秘藏的名刀(据说共三十多把)拿出来、一把一把脱鞘插在自己卧室的榻榻米上(想像起来颇为壮观),然后从里头随便拿一把起来、出去杀敌,等到刀子砍钝了以后,义辉就把砍钝的刀丢在一边、回自己的卧室换刀再战。就连义辉这种“剑圣冢原卜传直传弟子、号称剑圣将军”的剑术大家、可以“以一敌百”(甫庵信长记把他写得颇为神勇,真是一代猛男......)的职业杀手级人物都免不了把刀砍得像锯子一样了,更遑论是一般人?更何况就连义辉这种高手也不敢“拿着砍得像锯子一样的刀战斗”,那么在刀子缺口、弯掉以后,还有多少人能拿着这种武士刀战斗?恐怕会很有问题。轻微的“刀锋变钝”的话倒还好,问题最大、也最常发生的情况是“缺口”:万一武士刀刀锋缺口的话,磨利非得交由专人处理不可,不然轻则影响刀用起来的手感,重则可能对刀身的强度产生致命的影响(磨的技术不好,刀可能会变得很容易断),不是随便任何一个人拿起磨刀石说磨就可以磨的。(“太平记”里头,有足利基氏“大刀砍钝以后,立刻拿出随身小刀‘削’大刀、把大刀重新磨利之后再战”的记载,但是这是非常紧急的情况,不是常态,那把刀经过足利基氏这么一削,可能已经受到相当严重的损害,虽说后文没有交代,但是在下相信:足利基氏以后大概不会再带这把刀出战了。)而且武士刀如果缺口过度严重(缺的很深)的话,除了重铸(会对刀身强度造成毁灭性破坏,“一期一振”就是个好例子),就只剩下研短一途可走,但是研短本身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和精良的技术,不是在战场最前线可以进行的工程。

  日本刀利归利,但是一把刀不是以“利”作为唯一衡量标准的。依据成濑关次的说法,他在最前线时,有一位汽车修理师傅出身的小兵打了一把刀,(材料:当时造汽车用的上等钢铁)从美感(所谓“名刀”的最大价值)、形制来看,那把刀乏善可陈、实在不怎么样(据说看来有点像杀猪刀),但是从利度来看,那把刀简直可用“斩钉截铁、锐不可当”八个字来形容。现在一般人衡量“武士刀”价值的准绳,在于其形体上的美感,而不是在这把武士刀利不利。事实上,被讴歌为超级名刀的“正宗”利度也不怎么样(成濑关次修过,留下的纪录谓“利度普通,跟一把便宜货没什么两样”)但是就因为这把刀是“正宗”、造型美丽,身价就硬是比人家贵上好几倍。

  镰仓时代名工不少(“正宗十哲”多半都是那个时代的人),但是绝对没有什么“最精华时代在镰仓时期”这种说法,毕竟镰仓时期多名工,其他时期名工也不少,从武士刀的整体发展历史来看,我们看不出“镰仓时代的刀匠特别多”这种情形。而且就像在下刚刚提到过的:自古以来,所谓“名武士刀”的鉴赏基准就是“刀子长得漂亮”、跟利不利没有绝对的关系。依照江户时代留下来的试斩记录,镰仓时代的刀工在试斩上几乎全军覆没,(以武士刀的最原始目的“实战”而言,这是种非常丢人的纪录)不用说平安时代的传说名工(大原安纲等人),就连室町、战国、江户时代的刀工,都还有一大票比镰仓刀工更锐利的作品,而且其中有不少刀工的刀不但具备“利”这个要素,在美学上也颇有鉴赏价值。(其中比较有名的刀工:南北朝时代的长谷部国重、室町时代的千五村正、战国时的和泉守兼定、江户时代的大和守安定、长增祢虎彻等。)根据江户时代的试斩记录(操刀者:山田朝右卫门),在“试斩者拿着刀子,从高处飞跃而下、斩击素肌(只穿衣服,没穿铠甲)人体”时, “童子切安纲”(日本国宝)创下“一刀斩断六具人体”的暴力纪录, “关兼房”更可怕,一刀斩断了七具人体,而在江户时代为很多武士爱用的江户刀工“大和守安定”,也有斩断三~五具人体的纪录存在;而在“试斩者拿着刀子,站在平地上对素肌人体挥刀”时, “三池光世”(最有名的一把叫“大典太光世”,日本国宝)创下“斩断两具人体,但砍到在第三具人体的背骨时被挡住”的恐怖纪录。但是基本上,这些试验记录都做不得准: 1.“飞跃而下”这种斩法在实战中几乎不可能使用。 2.实战时,敌方会穿有铠甲,但是这些试斩人体有时裸体、有时只穿衣服,(当时一概都写“素肌”,所以很难分辨,但是可以肯定 3.试斩人体都是尸体,容许试斩者在上头瞄准很久、或者是在堆叠时动手脚(避免砍到骨头损伤刀身),但是在实战时,只要迟疑一秒,敌军的武器可能就招呼过来了,根本不容许持刀者犹豫太久。

  武士刀本来就不是什么适于实战使用的兵器,自古以来,决定武士刀价值高低的在于其美感、而不是这把刀利不利,楠木正行、朝仓敏景两人也都说过 “与其花大钱买武士刀,不如买长枪(或便宜的武器)比较实在”,足证这个观点自古即存。在战国时代,武士刀是不被列入“武器”范围的,所以在长岛会战时,已经被解除武装的一揆方遭受织田军扫射,才能“拔刀而战”;(进入桃山时代以后,秀吉把武士刀列入缴械范围之内,但是与其说秀吉把武士刀当成武器,还不如说秀吉打算彻底摧毁民间武力,所以只要有杀伤力、可以拿来战斗的东西,一概都列入秀吉的“武器”名单里头)而在下之前也提过足利义辉:以足利义辉那种经过千锤百炼的剑术,加上足利将军家中秘藏的名刀(价钱恐怕都是一千五百万日币起跳的那种大名物),况且前去袭击义辉的可是一般士卒(铠甲薄+刀枪等级普通),竟然还是可以让义辉把武士刀砍得像锯子一样、逼得义辉不得不“回卧室换刀再战”,在在证明武士刀的“锋利”跟“韧性”绝对没有赖山阳等后人渲染的那么夸张。如果说武士刀真的那么“锋利”而“具有韧性”的话,理当是实战时的最佳良伴,但是不用说会带兵打仗的楠木、朝仓敏景(这老头可是很厉害的),就连足利义辉那种高手拿着超级名刀都必须“换刀再战”,而不是一把武士刀从头用到尾,那么一般人拿着等级一般的刀又能战斗多久?更何况从过往的实战、江户时代的试斩记录看来, “好刀”利不利、适不适合实战本来就是个很吊诡的问题。而在幕末鸟羽伏见会战时,进城的天皇军更是惊讶:因为那些幕府军高级将领遗留下来的武士刀“虽然贵,但是又细又长,看来像装饰品,一点都不像有战斗力的武器”。

  成濑关次在修理武士刀时,也多次提到“武士刀的脆弱超乎一般人想像”,在他的修理记录中,他修过好几把缺口的正宗、甚至还修过整把断裂的村正,这也在在证明武士刀“好刀”不见得真的能拿去实战。就算不看这些“大昔”(很久很久以前)的纪录好了,在名作家三岛由纪夫切腹自杀时,由他的学生兼爱人森田必胜介错,森田先生本身的剑道造诣不差(据说也是段位高手)、用的也是名刀,问题是在介错时,“一刀下去砍不断首级”,结果只好像拖锯子一样来回拖,好不容易才把三岛由纪夫的头给砍了下来(据说当时三岛由纪夫“哀嚎声声传室外”,想必颇痛......)以上的纪录、实验结果,在在证明武士刀“在静态状况下使用还可以,在实战中使用,除非对方拿的武器也是武士刀,不然简直等于找死行为”。

  事实上,幸好在下当天用的不是最精华的好刀,不然试验出来的结果可能更难看。在之前提供在下普通武士刀试斩的大哥帮忙引荐之下,在下去日本时曾经亲眼看过超级名刀“和泉守兼定”,(价值日币一千万,被供在玻璃柜里头,由于价格实在太贵、不容许半点差错,那位收藏家没有拿出来给在下试斩,但是在他的允许下,在下有亲眼看到刀身:真是好家伙,刃文看起来非常华丽,光用看的,那种感觉就跟一般机器打的刀完全不一样。)但是根据刀主的说法,他认为名刀反而更不好用。名刀本身只是因为“超凡的美术价值”而被视为珍宝,事实上好不好砍?见仁见智。那位刀主当年高龄退休之前就是负责“鉴定、买卖、修复刀剑”的人,根据他的说法,被收藏家视为珍宝的“村正”(真品平均价格约一千两百万),斩击能力反倒不如一把两百万(以古刀剑而言很便宜)的杂牌武士刀。当天他还拿了一把已经没有“名刀”价值的国纲给在下试斩,(没有名刀价值:曾经由门外汉磨过,结果整个刀身美感破坏殆尽,原本值一千八百万的刀,这样一磨之后“连两百万都不见得有人愿意买”,不过依据他的说法,这把刀只是“失去美感”,在强度、锐利度上并未受损。)为了求试验结果正确,在下还特别把刀柄等部分加重、让这把“国纲”的重量跟之前试验时的用刀相符,结果同一个人试验、同样的重量、类似厚度成分的原木,一刀砍下,原木只缺了一小块(讲夸张一点:拿手牌小刀削大概也削得下来),刀锋变钝,而且砍下时反作用力极大、在下的手在那之后痛了两天、连拿笔都成问题,比起之前在下用一般刀砍出来的结果,真有天壤之别。(一般刀试砍的结果:原木茶几桌角被砍飞一块,砍完之后在下的手很麻,但是第二天就没事了。)从过去到现在,在下一直不认为武士刀“烂”,只是在下反对对武士刀的无限制歌颂神话。武士刀本身很锋利、具有惊人的韧性,这都是在下不否认的,在下只否认一点:武士刀绝非“实战中的万能神兵”,而是一种“观用兵器”

声明:中赢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最新更新

推荐图片

更多内容

转载本文

UBB代码 HTML代码
复制到剪切板...
powered by 中赢网(http://www.chinawin.net) 。
中赢网(chinawin.net)是一个分享知识的综合网站,设有生活、娱乐、科技、游戏、女性、IT、汽车、健康、军事等频道,网聚互联网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