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ofunctions.innerlink
中赢网,有我中国赢!
军事频道
当前位置: 中赢网 » 军事频道 » 大话兵器

古代青铜器的种类

  犁铧 锄 镰 镢 铲 斧 锛 锥 削 凿 刻镂刀 锯 锉 钻 钓钩 鼎 鬲 [ 簋 S 敦 豆 匕 爵 角 d 觯 兕觥 尊 卣 B 方彝 勺 酒樽 壶 盘 F 盂 鉴 缶 瓿 盆 斗 铙 钟 钲 铎 句S T于 铃 鼓 戈 钺 矛 戟 剑 刀 镞 弩机 胄 軎 衔 轭 銮 当卢 马冠 尺 量 权 贝币 刀币 布币 圜钱 蚊鼻钱 符 俎 禁 博山炉 灯 斗 熨斗 洗 耳杯 炉 镜 带钩
 
  犁铧:耕地用犁头。中原地区战国以前的青铜犁铧很少见。中国历史博物馆收藏的一件,长13.7厘米,宽17.3厘米,形似近代木犁上的铁铧,大约属战国时期。近年在山东、陕西发现铜犁;云南晋宁石寨山和江川李家山还有尖叶形铜犁出土。   锄:除草疏苗用农具。古代也称为耨。形似铲而较宽,有銎可安曲柄。青铜锄流传到后世的多属于战国和汉代,数量较少。见于着录的有名的“宜”字锄,属汉代。   镰:收割用农具。《说文解字》:“,获禾短`也。”把短`(镰)称为。商周时代的镰多蚌制或石制。青铜镰一般作弯月形,盛行于春秋战国,1960年在浙江绍兴发现的青铜镰,刃部还带有锯齿。   镢:亦称“@”。起土用农具。《尔雅•释器》:“斫谓之@”。镢体较长大,有单斜面或双斜面刃,顶端有长方銎,銎中安方木, 方木上装柄, 柄与镢体成直角。最早见于商代,春秋战国时较多。   铲:铲土除草用农具。 在《诗经•周颁•臣工》和《庄子•物外》另有钱、 D、铫等名称。大致相当于今之锹。 商代的青铜铲形较长。 1953年河南安阳大司空村出土一件商代铲,全长 22.45 厘米,上端有方銎可以安柄,下端刃部宽 8.5 厘米。西周铲状近似商代铲,但较小。战国时代的铲向方形演变,汉代流行的已是形短而刃宽的铁铲。   斧:砍伐工具。青铜斧流行于商周,形状主要有:一、体较长, 刃平或略呈直弧形, 圆銎;二、宽身,弧刃,圆銎近似兵器中的钺;三、两侧近刃部较长或成弧形,圆銎或长方形直銎,平刃或弧刃(多见于春秋战国至汉代), 近似现代的斧。 斧柄装置多与刃向一致,也可装曲柄。1973年湖北大冶古矿遗址出土大型长方形直銎斧, 銎上有孔, 可插入木楔固定木柄。   锛:单面刃口、削平木料用的工具。体呈单斜面或双斜面,銎形和装柄方式与镢相同。青铜锛开始见于商代,春秋战国时数量增多。传世品中的锛数量很多。   锥:穿孔用工具。最早的青铜或红铜锥出土于甘肃原始社会后期的齐家文化遗址。属于商代的作细长扁条形或细长条形;战国和汉代的锥有的末端有环,可以穿系佩带,也有的有圆形镂孔的把手或附有镂花锥柄。河南信阳战国楚墓出土的锥,形状与现代的锥相似,锥头插在前细后渐粗的圆形柄上。   削:亦称“削形刀”。 小型刮削工具。 青铜或铁制。在采用竹简作书写材料时常用以刮削竹简,因而也是一种文具。 比刀小, 多凸背凹刃,柄端常有一圆环可以系佩带。商代至汉代使用。   凿:凿孔或挖槽用工具。《说文解字》称:“凿,所以穿木也。”体细长,上宽下窄,刃部略呈弧形, 直銎, 使用时借助锤子一类工具锤击。青铜凿始见于商代,春秋战国时较多。如河南汲县山彪镇、琉璃阁与安徽寿县等地都有出土。   刻镂刀:刻划甲骨或雕镂竹木器用工具。青铜刻镂刀一般呈扁长条状。有的上窄下宽而平刃,见于郑州二里冈商代前期遗址;有的上窄下宽而斜刃,见于商代后期;有的上下等宽而斜刃,从商代后期延续到战国时期。河南汲县山彪镇战国墓出土的青铜刻镂刀,较长大,有带孔或雕成动物形状的柄。   锯:用于锯解竹、木、骨、角等的刀具。最早的青铜锯属于商代,矩形,两边有锯齿,藏中国历史博物馆。 战国时有直锯和弯锯。 河南信阳战国楚墓中出土的一件,锯片短,齿浅,锯片夹在木板内,有木柄。河北平山中山王墓内也曾出土一把。青铜锯流传后世的很少。   锉:用于磨擦加工竹、木、骨、角等器的工具。迄今发现的不多,河南汲县山彪镇战国墓和安徽寿县楚墓出土的青铜锉,有直锉、弯锉两种。   钻:用于钻甲骨或其它物品的工具。郑州二里冈商代前期遗址曾出土两件:一件作柱状,横截面近于等边八角形,下端略呈弧形,两面刃;另一件为长方形,截面呈菱形,下端两侧有刃。青铜钻后世见到的很少。   钓钩:钓鱼工具。出现于新石器时代骨制钓钩之后。河南郑州二里冈商代前期遗址中出土的几件青铜的钓钩,长约4厘米,弯度近似直角。   鼎:古代食器。用以煮或盛放鱼肉。大多圆形、三足、两耳,也有四足的方鼎和圆形,方形的扁足鼎、分裆鼎等形式。《尔雅》谓:“ 鼎绝大谓之鼐, 圜m上谓之,附耳外谓之,款足者谓之鬲。”有的圆腹平底鼎名为(鼎升),也有的传世鼎名为(齐鼎)。圆形鼎的器身一般为盆、盂或缶属之形状。方形鼎器身一般呈斗状。最早铜鼎皆仿陶器制作而别具某些特征。其形制因时代而异。大体说,商代前期为圆腹尖足,也有柱足方鼎和扁足鼎;商代后期尖足鼎逐渐消失,圆腹柱足鼎占多数,同时分裆鼎增多。到西周后期,扁足鼎和方鼎基本消失,鼎足呈蹄形。战国至汉代的鼎多为敛口(口沿向内收缩),大多有很短的蹄足,有盖,盖上多有钮或三小兽。 在商周奴隶制社会里, 鼎曾被奴隶主贵族用来“别上下,明贵贱”,作为标志统治权力和等级的一种器物。参见“青铜礼器”。   鬲:古代食器。《 雅•释器 》谓鼎“款足谓之鬲”;《 汉书•郊祀志 》谓鼎“空足曰鬲”。 可见鬲的形状是似鼎而空足。 铜鬲最初仿新石器时代陶鬲制成,形状一般为侈口( 口沿外倾),有三个中空的足, 便于炊煮加热。流行于商代至春秋时期。商前期的鬲多无耳,后期口沿上一般有两个直耳,西周前期的鬲多以高领、短足,常有附耳。西周后期至春秋的鬲大多为折沿、折足、弧裆,无耳;有的在腹部饰以扉棱。西周时还有方鬲,体为长方形,下部有门可以开合,门内可放入木炭。   [:古代食器。相当于现在的蒸锅。全器分上下两部分:上部为甑,置食物;下部为鬲,置水。甑与鬲之间有一铜片,叫算箅。箅上有通蒸汽的十字孔或直线孔。青铜[流行于商代至战国时期。商和西周的[、甑、鬲常铸成一件, 圆形侈口, 有两直耳。春秋战国的[、甑、鬲可分合,直耳变为附耳。这一时期还出现四足、两耳,上下可分合的方形[,有的方形[上部甑内加隔,如1923年河南新郑出土的一件,可同时蒸两种食物。汉晋以后,[的鬲足没有了,则称为釜。   簋:古代食器,古籍内写作“簋”,古文作“匦“轨”, 1950年河南洛阳西宫秦墓出土的一件,写作“轨”。《 周礼•地官•舍人 》:“凡祭祀,共簋”,宋代人误“ 簋 ”为“敦”, 清代钱坫和黄绍箕等人才纠正此误。簋是盛黍、稷、稻、梁之器,相当于现在的大碗,形状一般为圆腹,侈口,圈足,有无耳、两耳、三耳,甚至四耳的。商周社会,簋与鼎等器物一样,都有标志奴隶主身份高低的作用。据《礼记•玉藻》记载和考古发现说明,簋常以偶数出现,四簋与五鼎相配,六簋与七鼎相配,八簋和九鼎相配。簋的形态变化最多,商代簋多无盖、无耳或有二耳。西周和春秋的簋常带盖,有二耳、四耳;还出现圈足下加方座或附有三足的簋。战国以后,簋已很少见到。   :古代食器。即《 左传•哀公十一年 》、《 论语•公冶长 》等文献里的“ 胡 ”或“瑚”。用来盛黍、稷、稻、梁等。长方形,一般口外侈,有四短足,有盖。盖与器的形状,大小相同,合上成为一器, 打开则成为相同的两个器皿。 青铜在西周时出现,流行到战国末。早期的足短,口向外侈。 春秋战国的足变高, 口不外侈,器变深,如楚王(今酉)肯。   S:古代食器。用来盛黍、稷、稻、梁等。椭圆形,敛口,二耳,圈足,有盖。有的S在圈足下还有四足。盖上一般有四个矩形钮,仰置时成为带四足的食器。出现于西周中期,到春秋后期即不流行。   敦:古代食器。用来盛黍、稷、稻、梁等。形状较多,一般为三短足,圆腹,二环耳,有盖。有的盖也能翻转过来使用;有的盖和器都作成半球形,合起来成为球形,俗称“西瓜敦”。圈足的敦,盖上多有提手。流行于春秋战国。   豆:古代食器。用来盛肉酱一类食物。《说文解字•豆部》:“豆,古食肉器也。”基本形状是上有盘,中有长把(称“校”),下有圈足(称“镫”),大多有盖。盖上有提手或环钮,可仰置。铜豆在商代少见,传世的有“宁豆”,1971年山西保德林遮峪出土一对豆, 把较粗短。西周的豆浅腹,束腰, 多无盖无耳。春秋的豆,腹侧常铸双环,把也加长,数量大增,有些作得很精致,常以错金银、嵌红铜为饰;有的并装饰有狩猎图像,如现藏上海博物馆的狩猎纹豆。战国时代的豆,腹加深,把常变得细长,以安徽寿县出土的铸客豆为著名。   匕:即古代挹取食物的匙。古籍中多有记载,如《说文解字》云:“匕亦所以用比取饭,一名啤!笨脊欧⑾种谐S攵Α⒇裙渤觯缡傧夭毯钅钩龅呢透接胸啊X疤逡话阄衷残危员阌谵谌。挥械呢疤迩岸俗鞒杉庑巍X氨髦笔交蚯健G嗤白陨檀琳焦小   爵:古代饮酒器。相当于后世的酒杯。圆腹,前有倾酒用的流,后有尾, 旁有K, 口上有两柱,下有三个高足。也有少数爵为单柱或元柱,还出土过罕见的方腹的爵。青铜爵盛行于商和西周,尤以商代最多,春秋战国时已很少见。商前期的爵为平底,二柱很短,并紧靠流折。商后期和西周的爵多为凸底,柱离流折较远。   角:古代饮酒器。《礼记•礼器》载:“宗庙之祭,尊者举觯,卑者举角。”形状似爵,而前后都是尾,无两柱,一部分有盖。已发现的青铜角,大多属商代。   校汗糯戮破鳌P稳缇簦洗螅腥恪⒘街⒁讳K 、圆口、平底, 无流及尾。有的腹部分裆,形状像鬲;也有少数体方而四角圆,下有四足,带盖。青铜兄饕⑿杏谏檀!独窦•明堂位》载:“灌尊,夏后氏以鸡彝,殷以校芤曰迫铡!幸灿米骷漓胧笔⒕乒嗟亟瞪竦墓嗥鳌   d:古代饮酒器。大致相当于后世的酒杯。长身,侈口,口和底部都呈喇叭状,青铜d主要盛行于商和西周,商代前期的d较商代后期和西周的略粗短。   觯:古代饮酒器。圆腹,侈口,圈足,形似小瓶,大多数有盖。此种形状的青铜觯多属商代。西周时有作方柱形而四周圆的。春秋时演化成长身、侈口、圈足的,形状像d,器上铭文称为“H”。据王国维研究,“H”即是“觯”。   兕觥:古代盛酒或饮酒器。《诗经》屡见其名,如《诗经•卷耳》:“我姑酌彼兕觥。”椭圆形腹式方形腹,圈足或四足,有 流和,有盖, 盖作成带角的兽头形。有的觥内附有酌酒用的斗。青铜兕觥主要盛行于商代和西周前期。   尊:尊或作共名,或作专名。铜器铭文常将“尊”、“彝”二字联用,这时尊是礼器的共名。北宋才把一种盛酒器专称为尊。形似觚而中部较粗,口径较大;也有少数方尊。盛行于商代和西周,到春秋战国已很少见。有一类形制特殊的盛酒器,模拟鸟兽形状,统称鸟兽尊, 有鸟尊、羊尊、虎尊、牛尊等。它们是另一类酒器,只是器名与尊相通。   卣:古代盛酒器。古文献和铜器铭文常有“ 鬯一卣”的话, 鬯是古代祭祀时用的一种香酒,卣是专门盛这种香酒的酒器。是盛酒器中重要的一类,考古发现的数量很多。椭圆口,深腹,圈足,有盖和提梁;腹或圆或椭圆或方,也有作圆筒形、鸱鹄(猫头鹰一类的鸟)形,或作虎吃人形等。主要盛行于商代和西周,一般说,商代多椭圆形或方形,西周多圆形。   B:古代盛酒器。或说是古人调和酒、水的器具。形状较多,一般是深腹,圆口,有盖,前有流后有K,下有三足或四足,盖和之间有链相连接。从商代至战国都有,尤其盛行于商和西周。商代的B多款足;还有一种异形B,流在顶上,主要见于商代前期。西周的B款足的较少,而多四足。春秋战国时出现了圆腹、有提梁的B。   方彝:古代盛酒器。此名为宋人所定,未见于古书记载和铜器铭文。器身高,方形,带盖,盖上有钮,盖似屋顶,有的盖顶上还带有扉棱;腹有直的,有凸的,有的在腹旁还有两耳上出。主要盛行于商和西周,春秋前期有个别留存。   勺:古代称瓒。用勺从盛酒器中取酒,注入饮酒或温酒器中。今所见青铜勺多属商代。一般作短圆筒形,旁有柄。有的柄中空,很短,安装木把才可用;也有柄短而扁的。故宫博物院收藏一对战国时代的鸟形勺,形体较大,口沿上都铸一鸟。
  
  :古代盛酒或盛水器。《诗经•国风•卷耳》:“我姑酌彼金。”《仪礼•少牢馈食礼》谓:“司宫设水于洗东,有。”说明有盛酒、盛水两种用途。其状有方形和圆形两种。方形宽肩,两耳,有盖;圆形大腹,圈足,两耳。两种形状的一般在一侧的下部都有一个穿系用的鼻钮。青铜主要盛行于商和西周。方形多为商代器,圆形在商和西周都有。   酒樽:古代温酒或盛酒的器皿。温酒樽一般为圆形,直壁,有盖,腹较深,有兽衔环耳,下有三兽足。盛酒樽一般为鼓腹,圆底,下有三足,有的在腹壁有三个铺首衔环。青铜酒樽盛行于汉晋。   壶:盛液体的器皿。商代已有,春秋战国尤其盛行。河北平山中山王墓出土的铜壶内就保存有二千三百年前的古酒。也用于盛水。商代的壶多扁圆,贯耳,圈足。西周的壶圆形,长劲,大腹,有盖,兽耳衔环。春秋的壶扁圆,长颈,肩上有二伏兽,有盖,盖上常作莲瓣装饰;也有方壶。战国的壶有圆形、方形、扁形和瓢形等。圆形壶到汉代称锺,方形壶则称“钫”。   盘:古代水器。流行于商代至战国。当时盥洗用F浇水,以盘承接。小的盘也盛水用以洗手洗脸,大的盘也用以洗浴。盘多是圆形,浅腹。大体说,商代的盘无耳,圈足,器内多用水生动物龟鱼的纹样作装饰,有的还在边沿铸立鸟。西周至春秋的盘多有附耳,有圈足或三足,有的还有流。西周晚期到战国的盘有长方形的,如传世的西周晚期虢季子白盘和故宫博物院所藏春秋战国之际龟鱼蟠螭纹方盘,也有宽唇、无耳、圜底的,如战国末的楚王(今酉)盘。   F:古代盥洗时浇水的用具。《左传•僖公二十三年》:“奉F沃盥”,沃的意是浇水,盥的意思是洗手洗脸。F形椭长, 前有流, 后有,有的带盖。青铜F在西周中晚期出现,多有四足。春秋时有三足和无足的F,无足的很似瓢。战国的F一般都无足。   盂:古代盛水或饭的器皿。侈口, 深腹, 圈足,有附耳,很似有附耳的簋,但比簋大得多。考古发现的青铜盂数量很少,主要是商代和西周的。   鉴:古代盛水或冰的器皿。形体一般很大, 似盆, 大口, 深腹, 无足或圈足,多有二耳或四耳。 古代未普遍使用铜镜前 , 常在鉴内盛水用来照影, 因而后来把铜镜也称为“鉴”。盛行于春秋战国。   缶:古代盛水或酒的器皿。圆腹,有盖,肩上有环耳,也有方腹的。青铜缶盛行于春秋战国。器身铭文称为缶的,有春秋中期的栾书缶和安徽寿县、湖北宜城出土的春秋晚期蔡侯缶。   瓿:古代盛水或酒的器皿。敛口,圆腹,圈足,似后代的坛子。青铜瓿有些有两耳;也有个别的为方瓿,例如1976年殷墟妇好墓出土的一件。盛行于商至战国。   盆:盛器。关于盆的用途,文献中有多种记载,如《 礼仪•士丧礼 》、《 周礼•牛人》所说, 盆可盛水、盛牛血等。形状基本特征为敛口,狭唇,有两耳,平底。青铜器中自铭为盆的,目前见到的只有传世的春秋时代的曾大保盆和湖北省博物馆征集到的曾孟盆。在传世的器物中又有器形与盆相同的,但自名为“(酋大皿)”,如晋公(酋大皿),应与盆是一类器。   斗:古代舀水器皿。《 仪礼•少牢馈食礼 》谓:“ 司宫设水于洗东, 有 。” 即“斗”字。斗体一般呈椭圆形,腹较深,有短柄,柄端有銎,可安木把。青铜斗多见于春秋战国,迄今发现的数量很少。   铙:商代乐器。形似铃而较大,有中空的短柄可安木把。使用时执把,铙口朝上,用槌敲击。特大的铙使用时需插在铙座上。一般以大、中、小三件为一组,但1976年安阳妇好墓出土的铙则为大小相次的五件为一组。   钟:古代祭祀或宴飨时用的青铜乐器。或由商代铙演变而成。今所见最早的青铜钟属于西周中期。西周至春秋的多是所谓甬钟,钟顶有筒形的甬。有的大钟单独悬挂,称为特钟;有的大小相次成组悬挂,称为编钟。西周中期的编钟以大小三件为一组,晚期以后发展到大小十几件为一组。另有钟顶作扁环钮或伏兽形钮的平口钟,称为D,主要见于春秋战国时代。还有所谓钮钟,钟顶的甬为近似半圆形的钮所代替,始见于西周,盛行于战国。也有的钟在体两侧铸有浮雕的虎作为装饰,别具一格,但流传较少。钟用木槌敲击演奏。考古发现的编钟,有槌同时出土。编钟悬挂在特制的架子上,这种架子的横梁称作“笋”,支撑架子的立柱称为“”。   钲:古代行军时用的乐器。出土乐器中有自名“钲(铖土)”或“征(成土)”者,也叫“丁宁”。《 说文解字 》金部:“钲, 铙也, 似铃,柄中上下通。”又:“铙,小钲也。”实物中铙与钲为两种器物:铙体短宽;钲体形似钟而狭长,有长柄可手执。用时口朝上,以槌敲击。钲盛行于春秋时期徐楚吴等南方诸国。   铎:古代乐器。《说文解字》:“铎,大铃也。” 有柄有舌, 振舌发声。《周礼•地宫•鼓人》:“以金铎通敲”,铜制的铎可能是一种军乐器。出土乐器有自名为铎的,例如春秋时代的外卒铎。考古发现的铎,多是春秋战国和汉代的。   句S:古代乐器。用于祭祀和宴飨之时。今存的句S上多有“择其吉金铸句S,以享以孝”的铭文。此器名不见于古籍,“S”字的读音, 考古界也还没有确定。其形似铎,使用时口朝上,以槌敲击。盛行于春秋时代吴、越等国。   T于:亦称“T”。古代军中乐器。《周礼•地官•鼓人》:“以金T和鼓” T于常与鼓配合,用于战争中指挥进退。 形如圆筒, 上部比下部稍大,顶上钮。钮多作虎形, 故常有“ 虎钮T于”之称。有人认为,具有虎钮的T于应属古代巴人遗物。已发现的青铜T于多出于四川、安徽和湖北部分地区。时代多属春秋战国至汉代。   铃:古代青铜乐器。形状如钟而小得多,平口或凹口,上有桥形钮。常挂在车上、旗上或犬马颈上。   鼓:打击乐器。古代铜鼓常用于战争中指挥军队进退和宴会、祭祀的乐舞。商至战国的铜鼓,目前见到的只有两列:一例有两件,其中一件是1977年湖北崇阳出土的。是横置的两面鼓,鼓面饰兽面纹,鼓身上部铸瓷枕形或铸双鸟,是商代器。另一例也有两件,解放前出土于陕西凤翔。器形相同,筒状,底中空,全身饰蟠虺纹,是春秋时代的秦器。大量铜鼓出于西南少数民族地区,云南楚雄万家坝发现的铜鼓材料证实,其产生时间约在春秋时代,但大多数产生的时代相当于汉或汉以后。西南地区铜鼓的前身,可能是由作为炊具的铜斧发展演变而来。鼓身由鼓胴、鼓腰、 鼓足构成。 鼓面光体有角,有的鼓面上铸出青蛙、马等立体形象。纹饰有几何形和人与动物的写生图像。一般在祭祀中使用,同时也是权力和财富的象征。   戈:古代兵器。属“钩兵”,用于钩杀。 由铜制的戈头、木或竹 、纳隙说拿昂拖露说耐四部分构成, 铜器铭文中的“ 木 ” 就是它整体的象形。戈头每一部分都有专名:刃部称“援”,援末特折而下的部分称“胡”;被木募凶〉某啤澳凇保辉┖秃洗┥牡男】壮啤 穿 ”。商代戈主要有三种形式:直内戈,曲内戈,有銎可以插牡母辏啤 銎内戈 ”,一般没有胡。商末出现有胡的戈。 西周的戈多短胡, 多一穿至二穿。春秋战国的戈多有三至四穿,更便于固定在纳希痹涞孟脸ざ锲稹S械闹靼盐藓婿频母瓿谱鳌蚌摹保言宄嗜切蔚母瓿谱鳌琛薄   钺:古代兵器。用于劈砍。形状象后来的大斧,有穿,可安装长柄。也作为刑具。有些钺形体很大,并雕镂精致的纹饰,可能作仪仗用。古代国王赏赐大臣青铜钺,有着赋予军权和征伐权的意义。钺大部分是商代的,主要有方形和长方形两种形状。西周时代又出现耳形钺和带銎的钺。春秋战国时代西南等地区又流行靴形钺。   矛:古代兵器的一种“刺兵”。 用于刺杀。 铜制的矛头包括“身”、“f”两部分。身有锋刃,中线称“脊”。f 中空,略呈圆锥形, 用以插模涣脚猿S谢放ァ亩擞型纬骑妗I檀拿话阈翁蹇泶螅呵镎焦拿ハ蛳赋ぱ荼洹   戟:古代兵器。是戈和矛的合体,兼有戈之用于钩、矛之用于刺两种作用。安装木制或竹束成的模亩艘灿型妗I檀懈辍⒚种年绾颖鞭怀翘ㄎ魉⑾值摹N髦艿年嘟辍⒚现梢惶澹绾幽峡O匦链逦滥钩鐾恋暮铌4呵镎焦吭龆啵辍⒚喾种U焦┲梁捍小安贰弊中蔚年   剑:古代兵器。属于“短兵”,可手持或佩带。山“身”和“茎”两部分构成。剑身中线突起称“脊”,脊两侧成坡状称“从”,“从” 外的刃称“锷”。剑茎即剑把,有圆形、扁形两种。茎端称“首”,茎和身之间有的有护手的“格”。已见最早之剑是山西保德林遮峪出土的商代铃首剑。陕西西安沣西张家坡出土了西周初期的剑。春秋时剑渐多,河南洛阳中州路和三门峡上村岭墓葬都有出土;至战国与秦汉最为盛行。短剑亦称“匕首”。   刀:古代兵器。亦作为工具。青铜刀用途广,形制多样。有的长刀直背,凸刃,刀尖向后钩,最长约80厘米,宽10余厘米。有的形如工具中的削,柄作环形或兽头形。还有凹刃或刀背有肩的。长刀主要盛行于商代,其它通见于商至战国。   镞:即“箭头”。有双翼、三棱等多种形式。商至西周的青铜镞多双翼式的,主要特征是镞身由中脊分为左右两叶,叶外缘作刃状,向前聚成前锋,向后形成倒刺形的后锋。春秋的镞多三棱式或圆锥式; 战国的镞以三棱式为主。 镞后部延伸接箭杆的部分称“茎”或“铤”。   弩机:装置在弩的木臂后部的青铜制机械。 弩是古代利用机械力量射箭的弓。 构件包括: 机身“郭”, 钩弦的“牙”, 郭上的瞄准器“望山”, 郭下的板机“悬刀”。 扳动悬刀,牙向下缩,所钩住的弦弹出,箭就被发射出去。弩机最早见于战国,盛行于汉晋。   胄:亦称“兜鍪”。古代作战时戴的盔。 圆帽形, 左右和后部向下伸展,可同时保护头顶、面部和颈部。有的胄顶有可插缨饰的管。有的在圆顶上有钮,有的在护耳下部有钮,钮中有孔,用以系结皮条加强盔戴在头上的稳定性。青铜胄盛行于商周。   軎:古代车上青铜制部件。軎略呈长筒形,套在车轴两端。軎上和轴端有一横穿的孔,插入略呈条形的部件辖,使軎固定在轴端不致脱落。   衔:横勒在马嘴里以便驾驭的器件,即马嚼子。古代的衔一般由两根铜条组成,每根铜条两端各有圆环,一端用以互相联结, 另一端在马嘴外侧, 有镳与之相接。铜镳饰在马颊上,作圆形或方形, 中央有孔, 圆形的正面多有卷云纹。也有长表的镳,但往往是角质的。衔与镳出土很多, 例如陕西长安张家坡2号西周车马坑出土的成套马饰,衔与镳结合在一起。   轭:古代车上部件。一头两脚,作人字形分叉。轭头系在车衡(车辕头上的横木)上,轭脚架在马颈上。 轭体基本上是木质的, 一种是木质外面全部用铜包镶, 古时又称“ 金轭”;另一种仅在轭首与足处套以铜质的首与足。   銮:古代皇帝车上的饰物。安装在轭头或车衡上方。銮的上部一般为扁圆形的铃,铃内有弹丸,铃上有辐射状的镂孔。下部为长方形的座,座的两面常有钉孔。西周时开始盛行。   当卢:古代马头部的饰物。多青铜制,形式不一,比较多见的一种,中部略圆,一端延长,一端分出两角,背面有几个横鼻,用以穿皮带缚扎。有些西周当卢上有铭文。   马冠:古代系在马额上的饰物。一般作兽面形,兽面粗眉圆目,巨鼻大口,边缘多有穿孔,用以穿皮条缚扎。已发现的青铜制马冠大都是西周时代的。   尺:度量长度的工具。秦汉前的尺多用木、竹制作; 木、竹易腐朽, 因而保存下来的不多。用象牙和骨制作的保存下来较多,如商代的象牙尺,中国历史博物馆和上海博物馆都有收藏。而保存下来最多的是铜尺,最早的是战国时代,如现藏南京大学的1931年河南洛阳金村古墓出土的一件,实测长23.1厘米,宽1.7厘米,厚0.4厘米。在尺的一侧刻十寸,又在第一寸处刻有十一分。随着时代的推移,尺的长度不断增加。
  
  量:计算容积的量器。古代多用陶或木料制作。 从战国时期起, 有不少青铜量器保存下来。如商鞅量、齐国陈纯斧、子禾子釜和左关铪(钅和)都是官定量器。陈纯斧和子禾子釜作长圆罐形,有二耳;左关铪(钅和)作椭圆形。王莽时的新嘉量有斛、斗、升、合、龠五种单位,作圆形。中国历史博物馆还藏有方形的莽量。   权:古代称重量的器物。类似后世砝码,用铜或铁制。现存最早的青铜权是战国时期的,流传较多的是秦和楚权。秦权多作馒头形;楚权多作圜形,常由十个组成一套,在天平上使用。汉代又称权为累。   贝币:习称“贝化”。仿海贝的一种青铜货币。我国古代在没有使用金属货币前,曾以海贝充当货币。也有用银、石、骨、珧原料来仿制海贝作为货币使用。贝以朋为计算单位,一般十枚为一朋。据目前考古发现的实物资料,商代晚期已开始用铜质贝币,如1971年山西保德商代墓里曾出土一百零九枚。以后在安阳等地区也曾有多次出土。   刀币:春秋战国时代一种青铜货币。由生产工具的刀演变而成。因齐国刀铭上有“化”字,亦称“刀化”。形制是仿照青铜刀削,一般作凸背凹刃状,以“化”(货)为单位,都标明地名, 亦常有背文, 如“节(墨阝)之法化”、“ 安易(阳)之法化”、“ 齐之法化”、“齐法化”等。主要流通在齐国和燕国,齐、燕刀币上有的有“明”字铭。赵国的邯郸等地也铸行刀币。   布币:亦称“铲币”。春秋战国时代的一种青铜货币。形制有尖足、圆足、方足之分。通行地区以三晋为主。《 诗经•周颂•臣工 》有“ 乃钱D ”,最初形状是仿照青铜农具“D”而来,故从D得音称为“布”。因首空可以纳柄,状似铲,又称“铲布”或“空首布”。币上铭记丰富,一般标明地名和货币单位,如“安邑一Y”、“安邑二Y”;也有仅标明铸造地名,而不记币值单位的,如“安阳”布币。   圜钱:亦称“圆钱”。先秦时代一种青铜货币。 系仿照陶纺轮或璧环而成, 有两种不同形制:一是圆形圆孔,出现较早;一是圆形方孔。 传统说法是外圆似天, 内方如地。主要流通在战国中、晚期的秦国;魏、齐等国也曾使用过。直径3厘米, 有“半两”铭,其钱重如其文。 秦始皇时也将货币统一于圆形方孔这种形式。因使用方便, 一直延用了两千多年。   蚊鼻钱:战国时代流行的一种楚国青铜货币。形状是上宽下狭,面稍凸起,铸有阴文铭,最常见的一种为“六”铭,依铭文形体特征, 又称之为“ 鬼脸钱 ”。 另一种铭文一般释为“各六朱”或“各一朱”,因三字连写,笔画像一只蚂蚁,又因两口象鼻孔,故通称之为“蚁鼻钱”。钱文上另有“y”、“金”、“行”等铭。在湖北孝感一次曾出土五千枚。   符:古代帝王传达命令或调兵遣将所用的凭证。一符从中剖为两半,有关双方各执一半,右半留存中央, 左半发给地方官吏或统兵的将帅, 使用时两半互相符合表示命令验证可信。多作成动物形,尤其常作成虎形,故称“虎符”。现存最早的符是战国时期的。秦汉的符仍多沿用虎符的形式。符除用铜制外,也用金、玉、竹、木制成。   俎:①古代祭祀时和以载牲的礼器。青铜制,也有木制漆饰的。 ②古代切肉用的案子。多木制,也有青铜铸的,为两端有足的长方形, 有的案面微凹, 有的案面上有几个十字形孔。已发现的青铜俎有商代和春秋战国时代的,数量很少。   禁:古代安放酒器的青铜案形器。已知的有两件,均属西周初年,作扁平立体长方形,器身饰夔纹。一件长壁每边有八个长方孔,现流在国外。一件长边每边有十六个长方孔,面上有三个安放酒器的椭圆形子口,现藏天津历史博物馆。   博山炉:古代焚香青铜器。也是一种熏炉。由炉身、炉盖和底坐组成。盖高而尖,盖上雕镂成山峦形,上有羽人、走兽等形象,象征海上的仙山“博山”, 因称“博山炉”。 有的遍体饰云气纹,有的更加鎏金或错金银。使用时把香料放在炉内点燃,香烟通过盖上的镂孔而冒出。盛行于汉晋。1968年河北满城西汉中山靖王刘胜墓出土错金博山炉一件,器身满布以金丝错出的精美、细腻、流畅的云纹。也有陶瓷制的。   灯:古代青铜灯也写作“锭”。式样很多,常见的上有盘, 用以盛油或插烛, 中有柱, 下有底。有的底如雁足,称“雁足灯”。有的圆盘下有三短足,盘边有把,自身铭文称为“行灯”。有的铸成人形、鸟形、兽形、树形等。尚有周围有壁及可开合的门,以调节气流和照度,如河北满城汉墓出土的长信宫灯。铜灯盛行于战国至汉晋。   斗:古代青铜炊器。一般认为多用于温羹。器身作盆形,较深,下有三足,附长柄,柄端常作兽头形,少数斗带有流口。 有人认为斗又称“刁斗”, 在古代军中其容量一般为一人一 (冫食)之食。《史记•李将军列传》“不击刁斗以自卫” 裴S集解引孟康曰“以铜作器,受一斗,昼炊饭食,夜击持行,名曰刁斗。”唐代李颀《古从军行》:“行人刁斗风沙暗,公主琵琶幽怨多。”盛行于汉晋。   熨斗:古代青铜熨斗。有的有“熨斗直衣”的铭文, 说明是熨烫衣服的用具。 圜腹,宽中沿,有长柄。盛行于汉魏。   洗:汉代盥洗用的青铜器。类似后世的脸盆。圆形,宽口沿,平底或圜底,腹外常有穿环的二兽耳,器内底常饰双鱼纹。   炉:古代用作烧炭取暖的青铜器。传世和考古发现的数量都不多,时代多属春秋战国。形状象盘子,一般为圆形或长方形。如1956年河南信阳1号楚墓出土的一件圆形铜炉, 下附三足,腹两侧有两条长链,炉内还存有放置的木炭。长方形炉器身每边多附环耳。有的炉在发现时还附有铜漏铲,可能是用来铲炭的。   镜:照面容用的器物。古代的镜子用青铜制作,一般作圆形,照脸的一面磨光发亮,背面大都铸有钮和纹饰。就考古发现看,出土铜镜时代最早的为甘肃广河齐家坪和青海贵南尕马台齐家文化墓葬里的铜镜。齐家文化距今约四千年左右,学者们认为它的下限应与夏王朝接近。殷墟五号墓中已出土四面镜,镜较小,背有直线纹。1957年在河南陕县上村岭发现三件铜镜,时代属西周晚期至春秋早期,两件背为素面,一 件背铸动物纹。 战国时期铜镜开始盛行。形制轻巧,背面有的无纹饰,有的饰单层或双层花纹,钮细小,无铭文。西汉至东汉前期的铜镜逐渐厚重,纹饰有几何图案、神人和禽兽纹等,钮多作半球形或柿蒂形;开始有铭文,内容多是通俗的“吉祥”语,王莽时的镜有纪年铭文。西汉时还出现所谓“透光镜”。东汉中期至魏晋, 有的镜背呈浮雕画像或神兽的镜, 钮座有的作蝙蝠形。到唐代,除圆镜外,更出现菱花镜、八棱镜、带柄手镜等多种式样,纹饰有花蝶、葡萄、鸟兽、人物故事等。 还创造了金银平脱螺钿的装饰。宋代多菱花镜, 纹饰以缠枝花草、牡丹等为主,常附有制镜作坊的标记。清乾隆后,铜镜渐被玻璃镜所代替。   带钩:古代用于扣扰腰带的钩。多用青铜制, 也有铁制或骨制的。 最早为我国北方民族的“胡服”所用,春秋战国时传入中原。形式很多,常见的有棒形、竹节形、琴面形、圆形和兽形小带钩。有的镶玉、鎏金、嵌绿松石或加金银错,个别的有文字。盛行于战国至汉代。
声明:中赢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seofunctions.copyrightseofunctions.bdjs